业内:根除瘦肉精从养猪业变革着手 建生猪准入制
发布时间:2009-5-13 15:30:40 来源:养猪网

瘦肉精的根除不仅仅是监管部门的事。记者梁宇摄

  “猪粮安天下”,在中国人的饮食生活中,除了粮食还没有哪一种食品有猪肉如此重要的地位。数据显示,我国居民对猪肉的消费占所有肉类消费的65%以上,部分地区甚至达到了80%。但时至今日,能吃一块放心肉仍是大家的奢望。各种饲料违规添加剂、重金属超标、注水肉等等现象层出不穷,而对人体损害极大的瘦肉精俨然已成百姓梦魇与和行业黑洞。

 

  今年2月下旬,广州先后出现市民食用瘦肉精猪肉中毒事件,受害人数超过70人。为何十余年来,瘦肉精现象仍屡禁不止?为摒弃行业恶性潜规则,南方报业传媒集团所属南方农村报近日举办“瘦肉精现象反思与养猪产业变革”研讨会,官员、学者、养猪人等纷纷建言,共商构建健康养猪业对策。

  现状监管的关键在于严格管理、责任清晰

  “仔细算下来,有7部法律与8个部门在管着猪肉,为何到头来仍是无济于事呢?”广东大同律师事务所朱永平律师率先“发难”。南方报业传媒集团评论员祝匡武等则建议,应当仿照美国的FDA(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),将现在有关部门的相关权力剥离出来,成为一个食品管理局,实行单一垂直管理。他们还提出应当像对付大麻、毒品一样,加大对瘦肉精生产销售的处罚力度。

  对此,广州市农业局副局长周彩信坦承,究竟是分段管理,还是一个部门来管理,在《食品安全法》出台以前,就已经存在着很大争议。因为分段管理确有不足之处,所以有部分学者认为要集中一个部门来管。但也有学者认为,分段管理也可以管理好这个问题,单一管理也可能管不好这个问题,好坏的关键在于是不是严格管理、责任清晰,而非制度。

  周彩信认为,假如是一家单独管理,从生产到流通,从农民到经销商,涉及的方方面面很复杂,可能花的资源、力气很大,仍然会出现管不好的问题;分段管理也会产生相互扯皮、信息不对称等各种协调问题。这两种体制、两种管理办法各有优劣。

  政府从源头把关,建立生猪准入制,推行场地挂钩模式

  在接连检出瘦肉精猪后,广东有关部门曾建言加大广东生猪自给率,但事实上,由于环境限制以及地区的比较优势而言,广东省不可能做到完全自给,特别是珠三角,绝大部分生猪还得依赖外省供给。据广州市工商局屠管处副处长李九牛介绍,目前广州市每天的生猪消耗量是13000头左右,其中70%是广州市地区以外的周边省市,也就是说每天有9100多头猪是从外地进入广州市场的。

  “我们将建立生猪准入制度。”李九牛透露,对于广州市而言,为了更好地从源头上把好猪肉关,正在推进生猪场地挂钩的模式。他表示,外地养殖环节虽然管不上,但是可以通过场地挂钩模式来施加影响,“所以我们现在要求生猪交易市场和屠宰场,要与内地的生猪养殖基地和政府签订协议。这个工作也有赖于内地整个生猪产业的养殖基地的变化。”

  对于散养猪还能否进入广州市场的疑问,李九牛表示,“散户猪不是不给进来,只是进来以后,需要加强检测;对于基地化的猪,我们认为可以比较放心的猪采取绿色通道。相信这样也会引导养猪业朝基地化、规模化方向发展。

专家要让大家意识到用瘦肉精经济上未必合算

  “使用瘦肉精的经济效益事实上没那么高。”动物营养学专家、华南农业大学冯定远教授指出,瘦肉精可以最高将瘦肉率提高10%到15%,但瘦肉精经过几番倒手后到养猪户手中时价格已不低,特别是随着政府加大对瘦肉精的打击力度,养殖户使用瘦肉精的获利空间正慢慢缩小。“要让大家意识到用瘦肉精,从经济这个角度来说也未必合算。”

  瘦肉精横行而无对手?冯教授对此并不认同,他认为国内很多养猪户往往是对饲料添加剂过度地迷信,反而忽视了最基础的、最基本的东西。事实上,一些绿色营养剂可以部分替代瘦肉精的功能,一些比较明显地有促进生长,提高瘦肉率的产品已经出现了,现在问题是大家缺乏一个鉴别、判别的能力。比如,欧盟养猪业中现在已经不用药物抗生素,更不要说兴奋剂。“为什么欧洲养的猪,生产的水平或者经济的效益都不错,说明这里还是有很大的空间可以作为的。”

  不过在绿色营养剂的推广方面,广东省农业科学院院长蒋宗勇承认“还存在很大困难”,首先是成本问题,正规机构与企业研制、生产的动物营养剂成本偏高,养殖户一般不愿购买。他痛陈国内很多猪场“小而全”现象十分严重,“一些中小猪场明明没有专业人才,却什么都能做,自己配料、配药,往往容易出现滥用药的现象,这给行业带来了极大的安全隐患!”(记者 黄应来)

 

  企业说法

  猪肉品牌突围相当艰难

  在瘦肉精事件发生后,以高端猪肉市场定位的天地食品集团生产的“壹号土猪”引起了更多人的关注。但天地食品的负责人表示,其品牌猪肉之路并不顺畅,一来是高端猪肉消费市场容量仍有限,其次是猪肉从生产到销售牵涉环节太多,“目前还难以真正做到一体化”。

  “瘦肉精事件发生后,我们天天睡不着觉!”顺德“八戒猪肉”的负责人坦言其品牌之路的辛酸,“我们现在要控制品牌猪肉质量,除了养殖过程,屠宰过程我们都要单独把猪关起来,防止其他人截取我们的生猪。像看犯人一样的,像卖古董、黄金重点保护起来!直到屠宰过程,也不能跟其他的猪肉放在一起。”

  该负责人解释道,为了时时提防别人陷害,他们只能如此不嫌麻烦。“特别有些屠宰师,看你的品牌做得比较好,就会故意往你的猪肉里掺进有瘦肉精的肉。”他说,“八戒猪肉品牌,在顺德、佛山很有影响力,发展的势头也比较好,说实话,如果政府再不大力支持,我们品牌猪肉也是很难做下去。所以希望在政府的帮助下,来降低消费者的成本。”

  面对品牌猪肉的困境,中山大学教授王则柯建言,可以考虑建立猪肉超市,只卖品牌猪肉。“比如说我只卖温氏的猪,或者我只卖长江的猪。”像温氏年出栏量已经是200多万头,供给上完全可以做到这一点。目前应当打破种猪、养猪、运输、屠宰、营销等大部分环节都分割的局面,考虑将这些环节都连起来,实现一体化,降低企业成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