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猪病难治疗,原因何在? 如何处理好这些关系
发布时间:2009-5-12 16:08:44 来源:养猪网
    疾病控制一直是影响养殖业发展的决定性因素。在养猪业,疾病多发和难于治疗,已经成为令广大散养户十分头痛的难题,并已严重地影响了养猪业的结构和布局调整。人们不禁要问:为什么现在猪病难治疗?

1、防疫不当
  
1.1不按程序防疫
  需要严加控制的传染病主要有猪瘟、猪丹毒、猪肺疫,常用的疫苗是猪瘟疫苗、猪瘟-猪丹毒-猪肺疫三联弱毒冻干苗。以猪瘟兔化弱毒真空冻干苗为例,用灭菌生理盐水稀释后,大小猪一律肌肉或皮下注射1ml,注射后4天产生坚强免疫力,断奶仔猪可保护一年半。仔猪预防接种应在2月龄断奶时进行,留种者应每年加强免疫一次,在疫区更应提前接种,断奶后再接种一次。农村散养户往往怕麻烦,不管是否疫区,一般只选择在1月龄接种1次,留种者也不再作加强免疫。也有的养猪户,压根儿就没有接种这回事。    

1.2疫苗效价不高
  一些个体兽医丧失起码的职业道德,使用超过有效期的疫苗或已失效的疫苗,或将疫苗故意低浓度稀释,或疫苗注射剂量不足,这些都严重影响了疫苗应有的作用,致使免疫后照样还会出现疫病暴发。 1.3操作不规范
    常见的是疫苗保存不当,使用生水稀释疫苗,注射疫苗时一个针头用到底,既不更换针头,也不严格消毒。
  
1.4疏于管理
  一些乡镇兽医站将防疫任务承包给防疫员,通过防疫员收取防疫费或检疫费,却不对他们进行严格的管理,致使一些防疫员只知道伸手向农户索要防疫费、检疫费,却从来不给猪作防疫或检疫。一些地方猪传染病的流行,给专业技术人员和管理人员敲响了警钟。

2、治疗不力,导致耐药菌株产生
  
2.1超量、胡乱使用抗菌药物和激素药物
  许多人没有经过专门的职业训练,单靠放养猪的经验,或者凭着一股敢闯敢拼的劲头,就敢立起门头来作兽医,遇到病猪就只知道使用青霉素、链霉素、地塞米松。在他们的意识中,这个组方就是“万能处方”。殊不知,这个“万能处方”也有一定的抗菌范围;如果效果不明显,往往又会盲目地加大用药剂量,有时甚至会超出常量的几倍、十几倍甚至几十倍。对于不敏感的微生物,过量使用抗生素,不但不能杀死或抑制,相反会使微生物增加对药物的耐受性,使动物感染性疾病越来越难治疗。地塞米松是激素类药物,适量应用有抗炎、抗过敏、抗毒素、抗休克等作用,但长期过量应用,会扰乱体内激素分泌,降低机体免疫力,不利于今后的疾病防治。

  2001年6月修订、第13次印刷的《新编兽医手册》介绍,链球菌对链霉素、红霉素、卡那霉素、四环素等药物敏感。而《畜牧兽医》杂志仅在2002年就报道了两次药敏试验的不同结果:沈阳农业大学畜牧兽医学院对检测出的仔猪C群链球菌的试验结果证明,该型细菌对庆大霉素、头孢霉素、氨苄青霉素、氧氟沙星、恩诺沙星高敏,对新霉素、卡那霉素、螺旋霉素、环丙沙星中敏,对青霉素、链霉素、红霉素、磺胺嘧啶、强力霉素、诺氟沙星则有抗药性。内蒙古通辽市畜牧兽医研究所的药敏试验结果则证明,硫酸阿米卡星对链球菌有明显的抑菌作用,其它如青霉素类、头孢菌素类、四环素类、喹诺酮类均对链球菌无抑制作用。

  近几年,在使用抗生素治疗传染性疾病见效不快的情况下,一些乡村兽医开始选择使用磺胺类药物,如磺胺嘧啶(SD)、磺胺间甲氧嘧啶(SMM)、磺胺二甲氧嘧啶(SDM)、复方新诺明(SMZ)等。这本来是个值得称道的做法,但可惜的是,一些人并不知道(有时根本就不理会)磺胺类药物只能抑制细菌生长的特点,或者长期使用磺胺药,或者不遵守“首次突击量,以后用维持量,症状消失后使用最小量”的用药规律,使原来对磺胺药比较敏感的微生物开始耐药。

2.2盲目联合用药
  有些农户根本不懂药物之间的相互作用,碰到猪生病就自己胡乱买药配药;有些兽医也糊弄农户,喜欢用大处方,以期大幅度提高治疗费。在这种情况下,不但可能会使药物之间产生拮抗作用,降低疗效,还很有可能使病原菌产生变异,导致抗药性产生。临床常见的不合理配伍用药很多,如:庆大霉素与青霉素、5%的NaHCO3;链霉素与庆大霉素、卡那霉素;酵母片与复方新诺明、磺胺脒;20%磺胺嘧啶钠与青霉素G钾、Vc注射液,等等。

2.3治疗不彻底
  因为怕花钱,有些农户在猪得病后不按时给药,有时宁肯使用劣质兽药,有时在病情稍稳定后即停止用药。任何一种药物在体内维持
药效的时间总是有限的,当药物降低到一定浓度时就必须及时补充用药,否则,病原菌就有可能在含有较低药物浓度的机体内顽强生长繁殖,逐步产生耐药性,甚至发生变异,给今后的治疗工作带来较大难度。   

2.4新药成分不明,使用不规范
  我国现有兽药厂2600多家,生产的兽药品种达3000多种。现在市面上的兽药品种十分繁杂,新药广告铺天盖地,药物推销商也走马灯似的频繁出入于各兽医门诊。新药往往都有一个神乎其神、让人真伪难辩的名字,标签上介绍的应用范围特别广、效果特别好,但又不标明有效成分。有一种药物,竟然在标签上注明该药能治疗口蹄疫,真是贻笑大方。大部分抗病毒化学药物都仅仅只能抑制病毒,如:阿糖腺苷防治仔猪伪狂犬病,磷甲酸钠防治猪伪狂犬病,靛红-β-缩氨硫脲防治猪痘,都是通过抑制病毒复制来发挥作用的。况且有些抑制病毒的药物还具有明显的副作用,如:病毒唑可用于治疗流感病毒和痘病毒感染,但长期使用,会对机体产生毒害作用;利巴韦林在组织培养中,对病毒有抑制作用,但长期服用,容易产生免疫抑制,等等。病毒对现有抗病毒药物都能产生耐药性变异株,甚至还会出现依赖药物的变异,使抗病毒药物效果不佳或根本无效。一些养殖户很容易听信传媒上不切实际的广告宣传,随便接受、使用一些新药。大部分乡村兽医也都喜欢使用新兽药,目的是好抬高药价,谋取高额利润。其实,那些新药虽然效果确实不错,如:创导、闪电、烈焰长效、诺砜长效等等,其主要成分仍然是抗生素,如果使用不规范,也很容易使病原菌产生耐药性,缩短这些药物的使用寿命,步青霉素、链霉素之后尘。

3、不能科学地使用抗菌药物添加剂
  在养猪业,抗菌素饲料添加剂的应用都十分广泛。据报道,国内批准使用的抗菌药物添加剂有20多个品种。这些抗菌素饲料添加剂在养猪业上所起的作用是巨大的,在很大程度上抑制了病原微生物的生长繁殖,减少了动物感染发病的机会。但同时,因为长期使用某一种或某几种抗菌素饲料添加剂,特别是使用土霉素等广谱抗菌药物,不但容易造成产品污染,会使病原微生物产生抗药性,还会使胃肠道内正常菌群受到抑制,导致消化功能紊乱,B族维生素缺乏;更为严重的是可能会使一些细菌发生变异,如分泌某些酶类使抗生素失活,并可以将耐药性由非病原菌传给病原菌,使抗药性菌群进一步扩大,再发生疾病后,治疗起来就十分困难。

4、疏于产品流通领域的管理
  现在的猪产品市场是开放的,这有利于商品的合理流通和价格稳定,但市场管理却显得混乱无序,一些地方的检疫机构形同虚设,实际是只知道收钱,从来都不作检查把关和防疫注射,一些患有传染病的猪得以顺利转入养殖厂(户)、流入肉品加工企业或走上消费市场,这使得一些严重的传染病能在单个散发后会在短时间内迅速传播,造成大面积流行暴发,导致严重危害。有些养殖户怕遭受大的损失,竟然不顾道德规范和法律约束,将病猪通过经纪人转卖到其它地方,或者急宰后拉入肉食市场、产品加工企业,使得传染病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控制不下来。笔者老家有一个村,地处交通要道,村民大多以贩卖仔猪、生猪为业,使该村成为重要的生猪仔猪集散地,但乡镇兽医站并不过问检疫问题,不管什么样的猪,都可以通过这里畅通无阻,所以,这个村附近的十几个村庄,猪病流行特别严重和复杂,令养殖户和兽医人员十分头痛,感到防不胜防。

  根据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动物防疫法》规定,检疫工作应由县级以上动物防疫监督机构负责,由动物防疫监督机构具体实施。这就从根本上否定了以前乡镇兽医站也作为执法主体的做法。至于县级以上动物防疫监督机构具体设置情况,各地不一,有防、检、监合设,有防、检合设,有防、检、监单独设置等多种形式。以生猪检疫为例,它分为产地检疫、屠宰检疫两个部分,经检疫不合格的动物或产品,必须予以高温、销毁、化制等无害化处理。检疫人员所实施的检疫是一种行政行为,具有技术性、强制性特点。但许多地方的机构设置还不健全,人员没有配齐,检疫力量还不够充实;特别是在偏远山区,农民的法律意识还十分淡薄,逃避检疫的行为十分普遍。这些都给重大传染病的有效控制增加了难度,也给动物源性食品的安全带来了隐患。

5、随意引种
  现在的民间引种十分随意,想引什么种就引什么种,根本不知道要办理什么手续,也没有人去过问。其实,引种不慎,很容易造成“物种侵害”,如日本引种美国的牛蛙,就已经导致了严重的生态失衡。广州封杀“食人鱼”事件,是一个明智之举,但许多人还不理解。从兽医学角度看,引种不慎,极有可能将耐药菌株引过来,也可能将某些病毒引过来,造成新的传染病流行,严重危害养殖业发展。有时可能还会危及人类的健康和生命。据称,对人类危害巨大、得病后几乎无法治疗的爱滋病病毒,就是由动物传染给人的;
SARS病原是一种冠状病毒,它与1种传染性支气管炎病毒为同一个属,据初步研究,极有可能是动物传染给人的(有人对果子狸提出质疑,但目前还未定论)。所以,引种工作必须规范,如果继续这样毫无控制地随便引种,很难估计会引发哪些灾难性的传染病。

6、管理粗放
  一些地方的散养户,对猪的管理十分粗放,不但环境条件控制不好,而且从不重视应激控制,如:因通风不良而使猪舍中NH3、CO2、SO2等有害气体浓度过高,温度不合适,噪声过大,惊扰因素过多,致使在其它方面得到很好保护的猪群,仍然在环境刺激和应激刺激中发生一些难于治疗的疾病,导致不应有的损失。猪皮下脂肪厚,汗腺不发达,散热困难,对热应激反应比较强烈。对猪来说,热应激能诱发猪瘟、猪丹毒、猪肺疫、猪蓝舌病、猪钩端螺旋体病、猪弓形虫等疾病。欲减少夏季发病率,应尽量想法降低舍内温度,加强通风,降低饲养密度,在饲料中添加小苏打、杆菌肽锌、Vc等药物。植树绿化能有效改善圈舍小环境。

7、猪的传染病出现了一些新的特点
  现在猪的疾病十分复杂,真正表现典型性症状的并不多见,基层兽医站大多不能作实验室检查,也不能作药敏试验选择合适的有效药,因此,治疗效果往往不佳。

7.1非典型性病例越来越多
  上个世纪六、七十年代,猪瘟一直是养猪业的头号杀手,经过二、三十年的努力,猪瘟已经得到了有效控制。但现在猪瘟并没有绝迹,只不过临床症状与以前已大不相同了,多数表现为亚临床感染或呈现温和型变化,主要表现是体温升高,饮食减退,使用青霉素、安乃近等药物后,症状会有所好转,但停止用药,又会发病,如此反复,令养殖户大伤脑筋。有人认为,对于温和型猪瘟,用20-30倍份的猪瘟疫苗一次注射,即可治愈,但这种方法的可行性还需要充分试验和论证。

7.2混合感染较为多见
  现在的猪的传染病,单一病原菌感染的并不多见,临床上多见的是两种或两种以上的混合感染,如猪的弓形虫病、附红细胞体病、猪瘟、猪痢疾、钩端螺旋体病、细小病毒病等。2000年前后,各地都发现了一些治疗十分困难的猪的传染性疾病,有人报道是附红细胞体病,可以使用贝尼尔(血虫净)配合使用氨基比林、土霉素、恩诺沙星治疗;有人报道是弓形虫病,可以使用磺胺-6-甲氧嘧啶治疗。但在临床实践中,依照上述方案进行治疗,临床症状相似的病例,有的能治好,有的则治不好。其实,多数是混合感染,不使用综合治疗措施,很难完全治愈。以怀孕母猪流产、产死胎、木乃伊胎、畸形胎和产弱仔为主要表现的母猪繁殖障碍疾病,也多呈混合感染或继发感染,专家分析认为,病因多样,如伪狂犬病、细小病毒病、猪繁殖障碍与呼吸综合征、乙型脑炎、猪瘟、布鲁氏菌病、衣原体病和弓形虫病等。单纯从临床症状上进行判断,不作实验室诊断,很难准确定性,治疗方案也就难以做到科学合理。

7.3以往不被重视的传染病呈现高发趋势
  在养猪业,过去较少发生的链球菌病、仔猪伪狂犬病,近两年发病也较多,仔猪水肿病、猪霉形体肺炎也呈高发趋势。在病猪面前,有些养殖户和兽医人员往往会将思维定势在猪瘟、猪丹毒、猪肺疫上,诊断失误,必然很难治愈。这从另一个方面提醒养殖户和乡村兽医,不要将眼光只盯住过去常见、多发的传染性疾病,要注意开阔视野,多与同行交流经验,在临床诊断和确立治疗方案上要灵活一点,不可拘泥于书本。

7.4新传染病不断被发现
  南京农业大学蔡宝祥教授撰文介绍,我国近二十年来新出现了近20种畜禽传染病,加上原有的疫病,造成的损失十分巨大,已成为制约养殖业发展的瓶颈。对新发现的传染病的控制,需要有一个积累经验、充分认识的过程,在经验成熟之前,治疗可能显得比较盲目,这也许会让一些养殖户和兽医人员感到措手不及。

8、散养户或规模化养殖户猪舍的环境卫生体系还很不完善,粪便处理不科学,温度、湿度、通风、光照等环境因素的控制不力,这样,即使外部封锁隔离十分严格、消毒防疫十分周密,猪的发病率依然会居高不下,也明显影响着治愈率。